热门关键字:经济学家    部委学者

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手机网站二维码

手机网站

热门

专家观点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专家观点 >> 查看详情

12月29日,李稻葵出席“ 2020中国企业改革发展峰会”

浏览次数:次      更新时间:2020-12-30 11:52:16

我的题目是新阶段的企业改革与发展的关键问题。首先,新阶段,我们搞企业改革,搞企业发展,要紧紧抓住新阶段最重要的特点。新阶段有很多很多重要的战略部署,包括构建新格局。我想说的是,在这些林林总总的各种各样的新的政策背后,到底是哪些基础性的要素,基础性的因素发生变化,哪些是比较根本的变化,这些根本的变化导致我们政策会变,一些提法会变。我仔细梳理,总结三个基础性的变化,跟企业家,跟负责企业改革的领导相关。

 

国际格局变了

 

过去70年,美国人领导的全球化新格局,过去40年我们搞了很大程度上是靠加入国际经济大循环,这个格局在变。这个变化的浅层次的现象是外需不足了,深层次的变化更值得我们关注,深层次的变化是西方世界正在重新认识中国,这个重新认识中国的国家一定是非常复杂的,带来很多矛盾的过程,于是乎表现在关税要加,技术要设壁垒,能卡脖子先卡着,没卡脖子也要琢磨怎么卡脖子,企业走出去投资一定要限制。这个变化在疫情之后会加速,我们希望这个速度快一点,经过五到十年的变化,让西方真正深入理解中国和接受中国的发展,让我们对外经济关系更加有利。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一定是很曲折的。

 

科技加资本正在改变产业结构

 

这一轮的变化不仅是科技的变化,新能源汽车,互联网平台,还有资本,科技加资本迅速的改变我们的产业,很多例子,蔚来汽车,刚生产一年多,市值干到680亿美元,超过通用汽车通用汽车干了80年,产量小一千万,蔚来汽车的产量不到十万,两个车型,市值干到680亿,接下来还有小鹏、理想,理想就一个车型,今年市值干到三百多亿美元,超过福特。你可以说这里面有泡沫,我同意,但是你必须承认今天的资本推动新技术蓬勃发展,势不可当。这几家公司手里的现金流非常多。“蔚来”搞了增发,39美元一股增发,手里拿着一笔现金,拿着这个现金可以做很多创新。科技正在改变世界,资本加科技,以前没有这个趋势,今年纳斯达克涨价40%,道琼斯涨了6%。这就是科技加资本。

 

治国理念正在变化

 

中央很多重要讲话,很多重要会议,我们不断的学习,新闻联播一定要看,你们看的比我还要仔细。我是学习。我总结治国理念正在改变。有什么新提法吗?五中全会有一个新提法,对我的思想冲击恐怕比新格局还要大,叫做中国式现代化是共同富裕的现代化。这句话值得我们企业家朋友,值得我们这些搞企业的人琢磨。共同富裕怎么实现呢?国外的经验,瑞典、北欧、法国,一定程度上是高税,法国的总税收占GDP51%,瑞典、北欧平均税率50%,他们这些国家是心安理得,我跟一个瑞典的朋友交流,他说在他们国家如果有一个政治家竞选的时候说我要上台减税,大家一定他把选下来,一定认为你要减税一定要减福利。所以北欧的政治均衡是高税高福利。我觉得共同富裕,我估计中国恐怕不会走这个道路。如果这么走的话,我的判断,共同富裕靠什么?靠国有资产。国有经济,国有资产,国有企业干什么的?如果拼效率不一定拼得过民营经济,如果拼创新,拼宏观调控不一定比民营经济的决策好,主要系国有资本,国有资本如果搞得好可以给国家交税,老百姓少纳税。

 

那么,对于搞企业改革的政府领导该做什么思考呢?我认为尤其是对于国企而言关注两件事。第一,在国企的问题上,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恐怕要做一个根本的调整,改革开放40年就干一个事,不断调整政府与市场的关系。现在国家、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不一定是最佳的,现在这个方式直接把政府工作人员安排在董事会,这个做法一是历史的经验,我们自己的告诉我们效率不一定最高,因为政府的逻辑跟市场的逻辑,跟企业的逻辑不一样。学者有自己的讲话方式,有自己的行为方式,政府有自己的行为方式,学者、企业和政府不一样,现在政府直接派领导管企业决策,这相当于把政府的思路和企业的思路捆在一块,不一定最有优,可能需要调整。刚刚我说国际形势发生变化,国际上抓就抓的你不是市场经济,现代市场经济里面可以有国有企业,可以有国有经济,但是由政府直接去命令企业做事情,恐怕不是现代市场经济的基本要求和基本特征,所以从适应和新的国际环境来讲,恐怕也需要调整政府与市场关系,尤其是在国有企业方面。现在我们国家宣布要加入日本倡导的CPTPP,特朗普不愿意干了,日本人接过来,我们加入CPTPP谈判最关键的一点是政府与市场关系。

 

第二,关于国有企业改革的启发,国有资产一定要经营好。现在我们国家不算金融国有资产,算完全的非金融类的国有资产的总规模是GDP的两倍,到各个省各个市去调研,基本上是这个数字,国有资产的量是GDP的两倍。如果国有经济做好了,包括入股一些非控股的民营企业的股份,如果我们每年能够给国家提供按照资产算4%的回报,相当于每年能够减下来占GDP8%的税,这是多大的一笔经济效率提高的红利,不得了。国有经济一定要做活,国有经济既包括控制的国有资产,更包括国家通过各种形式入股的其他形式的企业。比如“蔚来”里面有安徽省财政厅的股份,投资非常好,在它股票最低的时候买了一点点,干的很漂亮。他不干涉你的经营,但是“蔚来”经营好了,我能够收税,还能够收红利。这是对国有企业改革者提的两个值得思考的课题。一是政府与市场关系,尤其是在国有企业方面;二是国有经济如何做好,真正给共同富裕提供经济基础。

 

新阶段的三个特点

 

我想有三条大家值得关注,我作为学者讲的可能是错的,你们大概听一听,万一我讲对了呢。第一,需要再布局。两年前你琢磨着出国去买资产,买技术,现在这个路走不通了,国内国外再布局。宋总当年搞两个央企,那个时候你肯定并购一些国外资产,现在不一样了。再布局的第二层意思,我们国内经济也在布局,伟民主任讲大城市经济活跃区要做大,另外地区相对而言比重要下降,在国内各个省份各个区域也有一个再布局的功课要做,所以战略再布局是一门功课。

 

第二,科技加资本,行行业业都有自己的新科技,你有没有抓住新科技,你抓不住新科技,竞争对手抓住了,它也可能搞错了,但是他用这个新科技去融资了,有了这么多现金流,可以再布局投资于更加合理的科技,你有被动了。所以科技加资本,这个力量请大家思考怎么用好。我坚决反对玩资本,但是资本用得好是可以改造实体经济。

 

第三,我呼吁大家搞企业的细分细分再细分。我去很多企业调研,发现中国的长处是系统组成,我们弄一个大飞机可以自己设计,C919已经试飞,高铁厉害,特高压可以干,小到搞一个音响能够设计出来最高级的音响,但是我们缺的是细分市场顶尖的企业。一个高铁里面轴承现在还不过关,大飞机里面发动机不过关,发动机里面一两个零部件不过关,高级音响三极管、放大管不过关,连个好电阻都得靠进口,这直接影响我们的产业升级。最近我去安徽调研,科技大学搞量子计算,我问他们量子计算中国落后吗?他说基本上不落后,跟美国正在拼。你们量子计算缺的是什么?他讲了一条,他说我们缺量子计算的关键那几个零部件,周边的几个控制元件让它稳定,能让这个量子计算稳定几秒钟,这个东西我们缺。美国人不缺。所以我呼吁企业家朋友们,一定要沉下心来,在这些细分市场上一定要打造出一个又一个有特色的细分市场的隐性冠军,这样中国经济的企业才能发展。